梦里起风的时候

2017年10月12日 来源:www.b860.com

来自有意思吧(www.b860.com)

再一次见到小皮,是在闺蜜家的满月酒上,临近清明时节,大雨倾盆。原本早已是到了春季,可重庆今年的天气却冷得出奇,我穿着一件特别肥大的冬天的外套,帽子大的能塞下我两个头还有一半剩余。

和妍姐下车走到办酒席的地方就看到了许久未见的人儿:闺蜜,闺蜜的老公,还有小皮。按大家的说法来说,我是一个特别容易害羞、紧张的人,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我十分尴尬。我讨厌坐车,讨厌斜风,讨厌大雨,最讨厌在斜风大雨的天气里坐车,怎一个狼狈了得。尴尬,别扭,无言以对。

闺蜜的老公给我们打了个招呼,看了我一眼笑着说:这是我朋友,当初你们不是还在一起过还记得吗?我满是诧异,看了一眼闺蜜,又望向小皮,只听闺蜜淡淡的说了一句:不知道就不要乱说,然后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

思绪突然回到大二那年暑假,那是我第一次见小皮的时候。那时的我啊,还沉浸在初恋的回忆里。高中时候的我啊,爱上网,爱玩游戏,唯独不爱学习。我记得他是我的第一个网友,三年,我几乎每天都会和他聊天。那时候他刚上大学,对于正处在叛逆期的我,他是那么让人心仪,一想到他呀,就如微风拂面而我总是面泛桃花。他曾经一度是我的精神支柱,为了远赴千里去见他,开始努力学习,认真听课,总是提前把老师要布置的练习题做完,然后等着自习的时候一个人霸占着老师来帮忙讲解,所以后来每次上晚自习的时候老师总是不请自来走到我跟前。就这样,喜欢着他,整个高中就为了考上大学就能去见他这么一个目标努力着。我喜欢他,也曾经无数次的告诉他我喜欢他,每每得不到回应。直至后来填写志愿时,我把我的未来交给了他。

如果你想让我去你的城市,就帮我填你那边的大学;如果你不想,你就帮我填别的学校,你填哪个城市我就去哪个城市。然后我并没有去他的城市上大学,他说:古都西安很适合你。于是我在西安,一呆就是五年。大一的时候他主动来找我,在我生日那天。

终于等到你上大学了,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初恋,在一个下着雨的清晨。而爱情,总是那么美妙,开始的很美丽,结束的没道理,想起来却满是可惜。花了三年的时间喜欢去追寻,然后用了半年与你在一起,剩下的日子用来怀念你。我就是在怀念你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小皮。

小皮,跟他的名字一样,有点皮。这里的皮没有丝毫的贬义,只是纯粹的爱玩爱说笑而已。那一次,也是在这里,闺蜜二十岁生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小皮突然从别桌坐了过来,挨个问过好之后,突然望着我:会不会猜拳?

我是真的不会,为了让我加入到游戏里,他硬是把猜拳说成是剪刀石头布,而且非要我帮他玩。我一向运气很差,何况还只是第一次见面,并不想坑别人,但是最后还是没能拗得过大家伙儿。游戏规则是输的一方就要吃掉一块糖加肉,而一块糖加肉是有两块竹木筷子那么厚的两块肥肉加上芝麻白糖做成的。那一次,我输的很惨,结果就是小皮吃掉了三盘接近三十块糖加肉,从此以后我只要听到他的名字,满脑子都是他埋头吃肉满嘴油腻的样子,不觉颤抖。

回到家之后,接到闺蜜猥琐至极的电话,说是小皮要我的电话号码。

后来小皮总会时不时的找我聊天,却再也没见过,也许是隐约能感知到他的一点心意,所以有些唯恐避之不及。假期结束,回到西安。每天还是会收到发的信息,大部分时候都不会回,虽然很不礼貌,但也不想让他有丝毫希望。直到那天,他发状态说他去相亲去了。

不知不觉怀念了一年了,而他似乎也终于放弃了,而我似乎也终于能说服自己放弃了,不就是个初恋。

酒壮怂人胆,真的。我在学校外面的小饭店喝的醉醺醺的,然后一个人半夜走在马路上,我想走下山,我想去买票,我想去河南,那个离这里480公里的城市。最终我还是没能去成,被出来寻我的舍友带回了宿舍。小皮的消息风雨无阻,如期而至,终于下定决心。

知道我为什么在西安吗?

因为我爱的人要我在西安!于是删除好友,拉黑,此后再没有人跟我提起过小皮的消息。宿醉之后的后果很是严重,我被宿舍所有人孤立了,原本我这个不得人心的家伙那一次更是把人心伤的彻底。大约半年后,我主动忏悔,跟她们解释了许多原因,虽然那只是当时宿醉原因的一小部分,还好慢慢的一切开始好起来。而我不能说的是,当时我只是想他了。我不能,因为当初是我不要的他啊,所以活该我在此后许多个日日夜夜里再想起时无人诉说。所有人,包括知道我们关系的同学,老师,朋友甚至是闺蜜,都埋怨我,不懂珍惜。

而如今再次见到小皮,除了他吃肥肉满嘴油腻的样子还有当时我发完短信后歇斯底里却不敢联系初恋的样子。

和初恋分手后的日子,我不断的认识新的朋友,特别是男性朋友,指不定会突然出现一个人让我满心雀跃整个心都扑向他呢。然而,懂越多越觉得自己是孤儿,走越远越发现世界本是孤儿院。后来我发现,只要与一个男性朋友吃饭或者聊天被朋友同学碰见,他们就会理所当然的以为那是我男朋友,渐渐的我在自己的世界里越藏越深,心里的围墙越越厚。

听到闺蜜的老公说的话,也只能苦笑一下,曾经常听到的话,对象不同而已。小皮也很尴尬,讪笑了一下主动岔开了话题。他说他准备国庆的时候结婚了,说完后满脸幸福,然后又郑重其事的对我说:要求不要太高了。

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凌冽寒风中你怀里抱着一个半人高的笑脸狗,在一个飘着小雪的早晨,穿着一件黑色呢子大衣伫立在白雪皑皑的世界里,时不时四处张望,捧着手哈哈气,跺跺脚。

转眼醒来,隐隐约约能听到雨滴落在泥土上,淅淅沥沥,还带着一点风的声音。

来自有意思吧(www.b860.com)

欢迎关注有意思吧文字音乐版

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延伸阅读:

人生百态:

热点资讯:

生活资讯:

数码资讯: